歲月悠悠

有陽光的早晨,溫柔的陽光把你擁抱,有雨的早晨,輕柔的雨會把你親吻。
你看,那飄零的柳絮,那紛飛的葉,還有那溫柔的風,盡把心情撫平,再看那平靜的水,那微風之中飄來的水的氣味,這水,很靜。
那陽光之下斑駁的影,好像就是一種平靜的等待,等這陽光移動,然後她跟著緩緩的轉動,不用期待很快,也不用想象很慢,隻要它還在這裏,陽光就總是會將他送到某個位置,她一直都知道,太陽不會拋棄她,她也不會拋棄她。汪國真詩裏有一句:流水知道,那個位置,夕陽知道,那個時刻。
靜,其實可以是一種態度,樹是靜的,即便有風的時候它在搖動,但它的跟在地下,紮得很深,抓的很穩,它總有一個位置,從不輕易改變。因為它的跟在這裏,所以風帶不走它,因為它的跟在這裏,所以它不會離開。樹的跟,連著它的命,它離不開跟,離不開跟所在的那片土地。人的心,也是如同樹的跟,心安之處,是風所帶不走的,心安之處,便是身所在處。如樹守著跟,如樹連著跟,跟所在處,便是身所在處!
靜,其實可以是一種姿態,一條河流,即便在動,它也表現得極其精美,那風吹的波,那水麵晃動的葉,因它的流動,反而更顯得另外一種安靜,因它的所動之處,就是它所向之處,就是它心所往之地。所以靜不是不動,而是一種以靜的態度做動的事情。這是水,也是人,是我們永在期待的美好。
靜,是一種包容。天空的藍是靜的,遠望的大海是靜的,包容的世界是靜的,博大的世界是靜的,即便它內部有波動,但在於整體則是平靜的。內部再大的波動,也隻是在內部衝動,終究是自身的組成,這樣的小動,可以保持其本身的活力,可以保存其本質的美好。靜是內心即使充滿活力而不過分影響自己外在的活動。
靜是一種修煉。泰戈爾詩說,生如夏花之絢爛,死若秋葉之靜美。如果說生是一種存在的動,那麽死就是一種存在的靜。每個人都會麵臨死亡,每個人都是會經曆一種最終的靜,蘇格拉底說,哲學是對死亡之練習。中國也有:“未知死,焉知生”“不知生,焉知死”等說法,既然死是一種存在的靜專案組民警多次往返於全國20多個省市進行調查取證,而很多個我們都是在尋找生的靜,也就是尋找一種向死而生的生活了。
說到底,人生的靜或者動,是一種客觀的存在,也隻是主觀的意識。我們一直在動中求靜,一直在尋求一種靜美的生活,但我們也不要忘了,動本身就是一種客觀,靜隻是一種相對,這是物理學的運動論,在人生心裏當中亦有某種真實。
歲月悠悠,在長河之中掩藏著死寂,也在當中藏著不安的躁動,是一個個生命的蠕動,堅定而執著,向著那光的地方。
早晨的光,依然在無差別的對待每一個人,不因人的身份而有所差別,也不因人的相貌而有什麽不同,更不會因貧富而取人,並不是富的人可以多擁有一些,並不是貧窮的人便沒有陽光,隻要他走出光不能到達的地方,他就可以看見光。上帝看他的每一個子民都一樣含著豐富的愛,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看見上帝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