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隻本港誕生川金絲猴 公眾命名「樂奇」

f:id:carolet:20170712171151p:plain

經過兩個月的川金絲猴寶寶命名活動,海洋公園正式宣布首隻在香港誕生的川金絲猴寶寶,獲公眾命名為「樂奇」。公眾於上月23日至29日期間在海洋公園Facebook為川金絲猴寶寶名字進行投票,四個候選名字為「樂奇」、「森森」、「洋洋」及「珍寶」或「Jumbo」,當中「樂奇」以54%高票當選。

「樂奇」代表樂天好奇,亦包含了寶寶的父母──媽媽「樂樂」及爸爸「其其」的名字。「奇」與「其」字同音,而「奇」字所包含的意思,更能突顯寶寶好奇活潑的個性。護理員為寶寶取英文名為「Lokie」,發音與中文名相近。

樂奇於2017年4月17日出生,為首隻在香港誕生的川金絲猴,現時由母親樂樂餵哺。一如其名,樂奇於過去兩個月愈來愈好動活躍,好奇心旺盛,亦比較調皮。樂奇喜歡在樹叢及石頭間到處跳躍攀爬,亦會淘氣地作弄父母。

川金絲猴於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上被列為瀕危物種,現時野外僅存約15,000隻。善用森林資源,選用由森林管理委員會(FSC™)認證的產品,可減緩過度砍伐森林對川金絲猴棲息地所造成的破壞,有助保護此物種。
原文地址:http://hk.on.cc/hk/bkn/cnt/lifestyle/20170712/bkn-20170712110038829-0712_00982_001.html

歲月悠悠

有陽光的早晨,溫柔的陽光把你擁抱,有雨的早晨,輕柔的雨會把你親吻。
你看,那飄零的柳絮,那紛飛的葉,還有那溫柔的風,盡把心情撫平,再看那平靜的水,那微風之中飄來的水的氣味,這水,很靜。
那陽光之下斑駁的影,好像就是一種平靜的等待,等這陽光移動,然後她跟著緩緩的轉動,不用期待很快,也不用想象很慢,隻要它還在這裏,陽光就總是會將他送到某個位置,她一直都知道,太陽不會拋棄她,她也不會拋棄她。汪國真詩裏有一句:流水知道,那個位置,夕陽知道,那個時刻。
靜,其實可以是一種態度,樹是靜的,即便有風的時候它在搖動,但它的跟在地下,紮得很深,抓的很穩,它總有一個位置,從不輕易改變。因為它的跟在這裏,所以風帶不走它,因為它的跟在這裏,所以它不會離開。樹的跟,連著它的命,它離不開跟,離不開跟所在的那片土地。人的心,也是如同樹的跟,心安之處,是風所帶不走的,心安之處,便是身所在處。如樹守著跟,如樹連著跟,跟所在處,便是身所在處!
靜,其實可以是一種姿態,一條河流,即便在動,它也表現得極其精美,那風吹的波,那水麵晃動的葉,因它的流動,反而更顯得另外一種安靜,因它的所動之處,就是它所向之處,就是它心所往之地。所以靜不是不動,而是一種以靜的態度做動的事情。這是水,也是人,是我們永在期待的美好。
靜,是一種包容。天空的藍是靜的,遠望的大海是靜的,包容的世界是靜的,博大的世界是靜的,即便它內部有波動,但在於整體則是平靜的。內部再大的波動,也隻是在內部衝動,終究是自身的組成,這樣的小動,可以保持其本身的活力,可以保存其本質的美好。靜是內心即使充滿活力而不過分影響自己外在的活動。
靜是一種修煉。泰戈爾詩說,生如夏花之絢爛,死若秋葉之靜美。如果說生是一種存在的動,那麽死就是一種存在的靜。每個人都會麵臨死亡,每個人都是會經曆一種最終的靜,蘇格拉底說,哲學是對死亡之練習。中國也有:“未知死,焉知生”“不知生,焉知死”等說法,既然死是一種存在的靜專案組民警多次往返於全國20多個省市進行調查取證,而很多個我們都是在尋找生的靜,也就是尋找一種向死而生的生活了。
說到底,人生的靜或者動,是一種客觀的存在,也隻是主觀的意識。我們一直在動中求靜,一直在尋求一種靜美的生活,但我們也不要忘了,動本身就是一種客觀,靜隻是一種相對,這是物理學的運動論,在人生心裏當中亦有某種真實。
歲月悠悠,在長河之中掩藏著死寂,也在當中藏著不安的躁動,是一個個生命的蠕動,堅定而執著,向著那光的地方。
早晨的光,依然在無差別的對待每一個人,不因人的身份而有所差別,也不因人的相貌而有什麽不同,更不會因貧富而取人,並不是富的人可以多擁有一些,並不是貧窮的人便沒有陽光,隻要他走出光不能到達的地方,他就可以看見光。上帝看他的每一個子民都一樣含著豐富的愛,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看見上帝的愛。

食肆無牌賣酒 拘2南亞男女

f:id:carolet:20170619131135p:plain

【本報訊】南亞幫為非作歹不絕!警方前晚派員到尖沙咀重慶大廈一間食肆「放蛇」,揭發無牌賣酒,當場拘捕兩名南亞裔男女,檢獲一批約值二十萬元的酒類飲品。

南亞兵團/假難民近年犯案事件簿
檢約3900支酒 約值20萬
警方尖沙咀分區雜項調查隊早前接線報,指彌敦道三十四號重慶大廈內一間食肆非法向食客供應酒類飲品,經深入調查後,前晚九時許,採取代號「戰馬」行動,先派出兩名警員喬裝遊客上門光顧,當侍應送上酒水時,隨即表露身份,並在店內搜查,起出約三千九百支啤酒及烈酒,以涉嫌無牌售賣酒類飲品及無牌藏有酒類飲品可作販賣用途,拘捕兩名持香港身分證南亞裔男女,他們分別是四十一歲的男東主及四十六歲女侍應。
警員將涉案南亞裔男女帶署。(梁穎福攝)
上月五日,控方今向法庭表示被告幹犯本案時,並未就該宗案件被定罪警方亦在大廈另一間食肆破獲無牌賣酒,拘捕一名卅七歲持香港身份證南亞裔男子,檢獲七百支啤酒及五十支烈酒,總值兩萬元。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618/00176_053.html/

逝去的不隻是時光

用了很長時間去看了小牙的空間,試著踏上曾經她的足跡,去追溯認知不一樣的她。
那些輕狂的年少,那些抱負甚高的理想那些似乎整個世界都是自我天堂的夢想。。。。原來,誰都有過。
不羈的年華,逝去的不隻是時光,更多的是凋零了那些曾經義無反顧的追求。
現實,會世俗很多掉很多淡雅清新,汙濁很多清心寡欲。
用一個頹廢的假期重新認知自己,哦,原來,女漢子終究是適合自己的。控方今向法庭表示被告幹犯本案時,並未就該宗案件被定罪原諒自己不會柔聲細氣地與人交流,不會笑而不露齒,不會含蓄。
可以與身邊合得來的異性稱兄道弟,可以肆無忌憚地聊即帶顏色的笑話,可以笑淡旁邊的分合愛戀。
可以用莫大的勇氣正視自己的感情,不是男生,卻總想著要為對方負更大的責任。可以用從未有過的勇氣談吐自己的所謂戀愛心事,哪怕這些都是她,隻敢用文字表達出。
是的,女漢子,直來直去。憋不了自己悶熟未果的心情。
是的,女漢子,也是極度的痛恨曖昧。小牙,是她所尋求的。有想法,有追求,有霸氣,有柔和,有。。。。幻化著所有的風情萬種,這便是女漢子的所想。

給他的圍巾

 那一年,她有了婆家。對象是個當兵的。聽說當兵那地方離家很遠,上那去,要先坐火車再坐飛機,最後汽車還要幾百里。這小山溝連火車什麼樣都不知道,更不用說飛機了。農村人的眼中,這小子可要見大世面去了,出息了。走的前一天,他穿上那身綠軍裝,一米八的大個,真精神,他還到她家去了,看習慣了農民的打扮,陡然看到這身,感覺他又親切又陌生,真是又愛慕又羡慕。
  一晃那人走了快一年多了,書信過半個月就來一封,信中大多說他的工作,沒多少甜言蜜語,但她感覺每個字都充滿愛意。其中一封信上,還隨信寄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他,站在雪裏,傻子似的笑著,連帽子都沒戴,這人可真夠馬虎的。她一哆嗦,打了一個機靈,象凍著了似的。從這一刻起,她有了一個想法:要給他織條圍巾。她也不知部隊讓不讓。
  主意已定,第二天正好是集。她向隊長請了半天假,趕集去了。媽媽問她趕集幹什麼,她沒說話,臉先紅了,吱唔了半天,只說看看。說天冷了,想買點線,織雙襪子。
  吃完早飯,她一個人獨自上路了,沒敢約伴,怕人家問東問西的,看穿他的心思,為簽約居民提供包括基本公共衛生和基本醫療服務在內的免費基礎性服務一塊長大的丫頭們,古怪機靈的,她那點心思,怎麼瞞得住她們呢。平時還總和她逗呢,這個機會更不會放過她的。
  路上,她邊走邊想,買個什麼顏色的好呢,灰色的雅氣,墨綠也不錯,黑色不好,她最不喜歡的就是黑色了,他個子那麼高,不能織得太短,太窄,那顯得窮相,什麼樣式的好呢,男人圍,不能太複雜,一是不會,二是看著也彆扭,簡單,大方就好。一想到他圍上圍巾的樣子,她的心裏就有一種說不出的甜蜜。她不喜歡熱鬧,一般的情況,如果沒有特殊的非她不可的事,她從不趕集。可這事誰能代替得了呢。就是能,他們辦事,她能放心麼?再說,她又不想讓誰知道,包括她的母親和妹妹。
  到了集上,左挑右選,比來比去,最終買的是深灰色,她覺得這顏色對他比較適合,太淺了,很容易弄髒,軍隊生活那麼緊張,哪有時間洗呢,這顏色,看著穩重不沉重,太陽曬了也不易掉色。
  開始織了。花樣子倒不少,還有口訣什麼的,可對他來說,都不適合。有的織出來顯太厚,雖手感好些,那樣圍幾圍就把頭圍進去了,有點喧賓奪主了,最後,她敲定了一種,最簡單的,前一行一正一反,另一行正反交錯,這個,織出的就不會太厚,且平鋪著看過去,象一朵朵小花開放著,樸實,精緻,正象她們的愛情。
  她織的極用心。她不是個細心的人,平時幹活總是毛手毛腳的,做的倒快,下地幹活能頂妹妹一個半,平時織點什麼針腳錯了,也不願意拆了,就那麼將就著。可這次,她織的不快了,一股線有近十根細線擰成,稍一馬虎線就會挑出來一柳,很不好看,勁用不勻的話,線眼也就有大有小,她用的是粗針,這樣織出來會顯得鬆軟些,不會硬幫邦的。平時活很多,很忙,也沒時間,她是用上下班的間隙織的。她怕把線弄髒了,每次織一點就卷起來,用乾淨的布包得好好的,只露出放針的地方,下地的時候,她怕別人看到了笑話,就偷跑到一邊去織。可還是有人看到了。

馮巍楊健何忠友析「帶路」機遇 (圖)

f:id:carolet:20170606133420p:plain

海內外100多名學者昨齊聚中山大學,共議粵港澳大灣區城市功能協作發展。香港文匯報記者胡若璋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胡若璋 廣州報道)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學術研討會昨日在廣東中山大學舉行,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中聯辦副主任楊健、廣東省副省長何忠友及海內外100多名專家學者出席。馮巍在講話中強調,當前應研究製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發揮港澳獨特的優勢。楊健則指,香港在國家重大戰略下繼續尋找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結合點,包括發展成為「一帶一路」的綜合服務平台、投融資平台、產業跨境轉移和基礎設施建設橋樑,以至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多功能航運中心等。
馮巍在研討會講話時,充分肯定了香港回歸20年來取得的卓越成就,並強調當前應當積極推動內地與港澳深化合作,研究製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發揮港澳獨特的優勢,提升港澳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和功能。
楊健在講話中指出,香港回歸祖國以來,「一國兩製」的實踐取得了舉世公認的成功,國際社會普遍給予高度讚譽,充分說明「一國兩製」不僅行得通,做得到,而且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建橋樑角色平台中心
他認為,香港對國家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還可繼續發揮不可替代的積極作用,在國家重大戰略之下繼續尋找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結合點,發展成為「一帶一路」的綜合服務平台,投融資平台,文化交流平台,產業跨境轉移和基礎設施建設橋樑,國際人才的孵化器和輸出地,以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多功能航運中心,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等。
楊健指出,「一國兩製」在香港的實踐是一項前無古人的開創性事業,國20多個省市進行調查取證在探索前進的過程中,難免要經歷風雨以及坎坷,特別是近幾年隨?實踐的深入和內外環境的變化,香港經濟社會發展長期積累的各種深層次矛盾逐步顯露,出現了不少新情況、新問題,對此,中央政府始終堅持「一國兩製」方針不動搖,嚴格按照憲法基本法辦事,指導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妥善處理,積極化解,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使得「一國兩製」實踐繼續成功向前推進。
貫徹「一國兩製」前進
他強調,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會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時所強調的,中央貫徹「一國兩製」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麵準確確保「一國兩製」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正確方向前進。相信隻要大家同心同德,同舟共濟,堅定不移地全麵貫徹、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製」方針,美麗香港必將綻放新的光彩。
促進粵港澳共贏發展
何忠友則表示,粵港澳合作當前正麵臨新的重大機遇,廣東將圍繞建設粵港澳大灣區試點及城市群目標,深入實施粵港澳合作框架協議,進一步完善合作機製,擴展合作領域,?力加強三地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動口岸通關的創新,加快形成粵港澳一小時經濟圈,以改善社會民生為重點,建設國家級森林城市群,打造國際化的教育高地,全麵深化粵港澳科技創新、醫療衛生領域等合作,更好地促進粵港澳共贏發展。
原文地址: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5/14/YO1705140004.htm

坐視資源被浪費 卻問地從何處來

係人都知,港府庫房漏油,肥到襪都著唔落,偏偏官老爺最愛哭窮,家陣仲衰到連覓地建屋都玩呢一套,唔係打郊野公園主意,就係反問地從何來,其實港府收埋大把閒置土地,寧願丟空養蚊都唔拎出嚟發展,博乜呢?
呢屆政府時日無多,之但係打郊野公園主意就死心不息,呢次仲搵埋房協過橋「研究」添,點知消息一出,即刻激起唔少爭議,環保團體固然大大聲反對,政客亦批評當局繞過立法會係違反程序,就連房協委員都承認難度唔小,港府嘅如意算盤係咪打得響,真係講唔埋。梗係啦,一方麵港人環保意識高漲,發展郊野公園連諗嚇都變得「罪大惡極」;另一方麵港府發展土地大細超,一味欺軟怕硬,嫌貧愛富,授人以柄咯喎,唔阻力重重至奇。
唔係咩,港府有大把閒置土地,估計有數千公頃,就算撇除發展阻力極大嘅新界棕地,一樣不愁無地可用。本報記者發現,淨係康文署轄下二百多幅臨時休憩用地咋,大部分唔係養蚊,就係養草。好似位於中西區嗰幅吖,位置吊腳,設施簡陋,長年拍烏蠅;又好似屯門另一幅休憩用地,連附近居民國20多個省市進行調查取證都唔知有個咁嘅地方,得物無所用;茶果嶺嗰幅就仲離譜,臨時咗足足三十年,家陣淪為曬衫場。你話嘞,如果官老爺有好好檢視土地用途,重新規劃,又點會造成咁大浪費喎。
仲有呀,全港有近二百幅空置校舍用地,唔少仲係市區靚地,隻有少數被改劃房屋用途,大部分一直擺喺度曬太陽,簡直暴殄天物。政府空置宿舍及物業亦不在少數,分布港九新界,生人霸死地都唔知為乜。至於早就成為眾矢之的嘅新界棕地同埋富豪俱樂部用地,港府繼續堅持不收不拆,寧願任由少數人享受及牟利,睇見都眼冤。難為港府高官仲學人下巴輕輕,話收回棕地發展「別無他想」,講咗當做咗,畀人鬧爆就係咁解。大家睇到啦,港府覓地建屋波折重重,反對派從中作梗都係其次,最主要係自己唔爭氣咋。
咁當然,房屋問題積重難返,香港人始終都要麵對現實,環保係重要,但有瓦遮頭更加重要,如果呢度唔畀發展,嗰度唔畀起樓,無殼蝸牛永無上樓之日。所以話,發展郊野公園唔係唔得,但其他閒置土地更應優先規劃,最緊要施政公平,咪一味向權貴傾斜至得o架。
點都好,夕陽政府嘅「研究」姿態大於實際,房屋問題呢個燙手山芋始終都係留番下屆處理,新政府係咪「好打得」,係咪幫到港人安居樂業,即管放長雙眼睇嚇喇。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519/00190_001.html